主页 > 慈善捐赠 > 正文

河南水灾为何能得到巨额社会捐赠?专家:舆论关注度是决定性因素

2021/07/31 18:53公益时报 皮磊

  7月29日下午,河南省政府防汛救灾新闻发布会通报,7月16日以来,截至29日12时,据国家自然灾害灾情管理系统统计,此轮强降雨造成河南全省150个县(市、区)1616个乡镇1391.28万人受灾,因灾遇难99人,仍有失踪人员在进一步核查当中。

  河南全省目前紧急转移安置93.03万人(累计转移安置147.08万人);农作物受灾面积1048.5千公顷,成灾面积527.3千公顷,绝收面积198.2千公顷;倒塌房屋1.80万户5.76万间,严重损坏房屋4.64万户16.44万间,一般损坏房屋13.54万户61.88万间,直接经济损失909.81亿元。

  此次河南特大水灾引发全民关注,短短一周时间社会捐赠就达到几十亿元。截至7月29日下午4时,仅河南省慈善总会就累计接收救灾捐赠款物38.93亿元,其中资金37.35亿元,物资1.58亿元。目前社会捐赠仍在持续,捐赠总量也在不断刷新。相比2020年南方水灾及其他灾害,此次河南水灾为何能够引发全民关注并在短时间内获得大量社会捐赠?在重大灾害面前,大额捐赠又应该如何助力灾害救援?

  10余家企业及机构捐赠上亿元

  《公益时报》记者从河南省慈善总会26日召开的“防汛抗洪驰援河南”慈善项目募捐情况新闻通气会上了解到,目前河南省慈善总会接收的善款中,捐赠资金超1000万元的爱心企业、爱心组织达97家,其中5000万元以上的有12家。

  而据《公益时报》统计,截至7月29日,针对此次河南特大水灾的捐赠中,捐赠金额在1亿元及以上的就超过10家。

  相较于去年南方水灾,今年河南水灾捐赠特征较为明显,引发公众及业内持续关注。一方面,此次河南水灾发生后大额捐赠频现,且呈集中暴发态势。从捐赠发生时间来看,7月21日至23日是捐赠集中发生时间,尤其在21日捐赠达到峰值,此后虽还有企业捐赠,但频次逐步下降。

  这期间,也有企业进行追加捐赠。据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官网25日消息,继捐赠1亿元驰援河南水灾之后,滴滴公益向中国红十字基金会追加捐赠1448万元,支持其紧急采购救援工具、生活保障品等救灾物资,陆续发往河南受灾地区。

  从行业来看,互联网行业捐赠依然十分积极,响应时间早且捐赠金额较大,腾讯、阿里、字节跳动、美团、拼多多等互联网头部企业均在其中。这些企业在2020年全民抗疫及脱贫攻坚等其他重大社会议题上也频有大额捐赠,同时积极发挥自身资源优势及流量优势,多角度助力疫情防控及企业复工复产。

蜜雪冰城前后捐赠2600万元现金及饮用水、牛奶、衣物等多批次救灾物资

  另据记者梳理,房地产行业、汽车行业、科技制造业及金融保险业等在驰援此次水灾中表现也很抢眼。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是,一些新业态及新兴企业在此次驰援河南抗洪救灾过程中也积极捐赠,引发公众围观。如:蔚来汽车捐赠1500万元,小鹏汽车捐赠1500万元,理想汽车捐款1000万元;蜜雪冰城前后捐赠2600万元现金及饮用水、牛奶、衣物等多批次救灾物资。

  从捐赠渠道来看,有相当一部分企业通过企业基金会来完成捐赠,这一方面说明近年来成立基金会的企业数量越来越多,另一方面也说明企业履责意识越来越强,且捐赠逐渐趋于理性。从捐赠用途来看,除用于紧急救灾、采购救灾物资及保障受灾群众基本生活外,很多企业捐赠也关注到了容易受灾害影响但经常被忽视的弱势群体,比如老人及妇女儿童等特殊群体。

  可以说,在大灾面前,企业对自己的捐赠有着明确的目标。7月21日,北京字节跳动公益基金会宣布捐赠1亿元,联合公益机构,优先为受灾地区儿童的安全保障和生活学习提供服务,救助对象包括儿童救助站、孤儿院、安置点等地的儿童。

24日,首个“益童乐园灾后儿童服务站”在郑州荥阳汜水镇赵村安置点投入使用(图:李海瑞)

  7月24日,字节跳动公益宣布,首个“益童乐园灾后儿童服务站”在郑州荥阳汜水镇赵村安置点投入使用。据记者了解,服务站将沿用“专属空间+专职人员+丰富活动”的服务模式,第一时间为灾区儿童提供专属活动场所,聘请专职老师进行看管照护,组织丰富的活动缓解儿童心理压力。同时,借助站点服务,家长也能够更加安心地投入灾区重建工作。

  为何优先关注受灾地区儿童群体?字节跳动公益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在重大灾害中,儿童的处境容易被忽视,安全隐患也会增多。这时候孩子的心理疏导和安全看护就成了较大的问题。因此,在本次捐助中,字节跳动联合公益机构,决定优先为受灾地区儿童的安全保障和生活学习提供服务。”

  上述负责人谈到,儿童安全和生活一直是字节跳动公益重点关注的方向。“本次捐赠的使用,将携手在一线行动的公益组织,为其提供三方面支持,包括:紧急救援阶段的物资和设备;支持周边受灾乡镇学校的硬件修复和未来复课;建立益童乐园灾后儿童服务站,照顾儿童并提供物资。”

  主动公布捐赠进展

鸿星尔克宣布捐赠5000万元驰援河南成为一个现象级事件

  从捐赠执行情况来看,此次驰援河南过程中,一些企业的大额捐赠拨付比较快,且有不少是一次性到账,如阿里、美团、拼多多、滴滴、富士康、福耀集团、牧原股份等。此外,很多企业能够主动公示捐赠进展及项目执行情况,同时针对社会关切和质疑,也能迅速给出回应(公益时报:鸿星尔克捐赠5000万元上热搜后被质疑,多方回应已签捐赠协议,将逐步实施)。

  7月25日,蚂蚁集团公布了此次亿元捐赠的最新进展:8000万元用于救援阶段物资保障、救援队与志愿者支持及灾后重建,包括向河南省慈善总会直接捐赠4000万元、2000万元用于灾区紧急物资保障、2000万元支持一线救援力量和志愿者团队,目前以上捐赠均已落实;2000万元用于数字化防灾减灾能力建设,该笔捐赠的具体方案正在评估中,待确认后向社会公布。

  7月26日,腾讯发布亿元捐赠使用明细:截至当天,腾讯已向河南省慈善总会等10家慈善组织捐赠,并完成拨付8100万元,用于物资支持、紧急救援、家园重建、困境人群救助等方面;剩余的1900万元,主要用于灾后家园重建支援、数字化救援能力提升,及老人、妇女、儿童等弱势人群专项救助。

  在此前后,很多企业也陆陆续续公布了捐赠进展。而因为此轮大额捐赠引发全网围观的,也不止鸿星尔克一家。

7月21日,辽宁方大集团向河南省慈善总会捐赠1亿元现金和价值1亿元的应急救援物资

  得知此次河南特大暴雨灾情后,7月21日,辽宁方大集团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辽宁方大集团”)向河南省慈善总会捐赠1亿元现金和价值1亿元的应急救援物资,其中1亿元现金于21日当天支付完成,大批食品、药品等救援物资也连夜装运,从辽宁、天津、甘肃、贵州等地先后出发,驰援河南郑州、周口、安阳、焦作、南阳、平顶山、鹤壁、卫辉等地。

  据报道,因当晚9时之后银行大额转账系统关闭,每笔最多只能转账100万元。为实现捐赠当天到账的承诺,辽宁方大集团安排转账100次、一次100万元,最终保障1亿元善款按时到账。该集团也因这次执着的捐赠行为被网友亲切地称为“辽宁憨憨”,赢得全网点赞。

辽宁方大集团安排转账100次,确保1亿元捐赠在21日当天到账。因此其也被网友亲切地称为“辽宁憨憨”

  可能有不少人没有听说过这家企业,但其有这样大手笔的捐赠也不是一时拍脑门决策,而是跟其多年来坚持公益、积极履行企业社会责任有着密切联系。据《新京报》报道,辽宁方大集团是一家以炭素、钢铁、医药、商业四大板块为核心的大型企业集团,旗下拥有四家上市公司,两家大型钢铁联合企业,一家大型机械制造跨国企业和一家大型商贸流通企业,共计300多家法人单位。

  2019年5月份以来,辽宁方大集团投入资金5.5亿元,通过产业扶贫助力甘肃东乡县如期实现脱贫摘帽。2020年,为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辽宁方大集团率先捐赠3亿元。近年来,其在教育领域投入也有数千万元。据相关统计,辽宁方大集团对公益慈善领域的捐款和投入扶贫领域的资金超过20亿元。

  记者也注意到,企业捐赠除了关注应急救援、紧急采购物资及为灾区居民提供必要生活保障外,还希望支持灾后重建、受灾群众心理疏导及减防灾教育和紧急救护建设等。

  如,蚂蚁集团通过支付宝公益基金会捐款1亿元,联合公益机构,将善款用于应急救援、灾区防疫、受灾群众生活及心理保障以及灾后重建工作;滴滴向中国红十字基金会捐赠1亿元,用途包括:在紧急救援阶段支持救灾物资、救援机构行动及装备费用等;在过渡安置阶段,支持受灾群众生活安置及人道援助;在灾后重建阶段,持续推进公共卫生防疫、减防灾和紧急救护建设等。

  舆论关注度直接影响社会捐赠

  不论是从受灾规模还是从受灾人口数量来看,去年南方水灾都超过了近期河南水灾。为何河南水灾如此受关注且短期内得到大量社会捐赠?

郑州地铁5号线因暴雨被淹画面

  在中国基金会发展论坛秘书处的专访中,卓明灾害信息服务中心创始人郝南谈到,灾害带来的资源是由社会关注力所决定的,社会关注越强,其带来的资源就越多:这种资源一方面是老百姓关注到后自己会捐,另一方面因为关注度高企业也更愿意投入。

  不少行业研究者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

  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执行院长高华俊表示,中国是一个洪涝灾害多发的国家,所以公众对于这种灾害是有心理预期的。1991年华东水灾、1998年嫩江松花江秋汛,包括去年南方水灾,严重程度都远超过了河南水灾。但在郑州这样千万人口的大城市发生如此巨大的洪涝灾害,其来势之凶猛是大家没有想到的。尤其是地铁、街道、居民区被淹,造成人员伤亡,给大家带来了强烈的心理冲击。

  历来大灾都是社会捐赠最活跃最集中的节点。2008年以前,中国一年的社会捐赠量在四五百亿左右,但2008年汶川地震后,我国社会捐赠量突破了千亿,灾害激发了公众的爱心和捐赠热情。《2008年度中国慈善捐助报告》显示,2008年中国接收国内外各类社会捐赠款物共计1070亿元,是2007年的3.5倍。另外,2008年之后,我国民间慈善力量也开始崛起。

  “近年来,国内企业的社会责任意识越来越强烈,而公众对公益慈善事业的关注及整体认知水平也有了很大的飞跃。特别是《慈善法》颁布5年以后,依法促善的效果非常明显,公众对慈善事业的认知上了一个新的台阶,对社会捐赠认知也更加深刻和包容。”高华俊表示。

  方德瑞信负责人叶盈也谈到,救灾领域一个显著特点是,其受舆论关注的程度跟实际受灾规模是不匹配的。“灾害筹款跟其他领域筹款完全不同,其受舆论左右特别明显,舆论影响几乎是影响灾害筹款的决定性因素,且灾害筹款周期特别短,主要集中在紧急响应阶段。这次城市被淹、地铁被淹的那种场景,对普通人的冲击特别大,一下子触发了大家的同理心。”

  她谈到,从筹款的角度来说,其实整个国际救灾行业面临一个同样的问题,即筹款周期特别短,且钱基本都捐给了紧急响应阶段,灾后重建虽然现在也得到重视,但相较而言灾后重建的需求量和社会支持度还是远远不够的。中国是一个自然灾害多发的国家,很多中小型灾害是根本得不到关注的,而受不到关注就意味着筹不到钱。此外,防灾减灾领域也很难筹到钱,包括一些大型公募基金会也很难在这个领域产生一些推动。

  据记者了解,对于此次河南洪害,基金会救灾协调会、方德瑞信、资助者圆桌论坛等结合国际经验与中国本土情况,给出了相应捐赠建议。如,对关注紧急响应救援阶段的捐赠者,其建议社会资源要向在舆论中失语的、但实际存在大量需求的乡村区域及老年人或残障人群等特殊群体倾斜。

  而对大额捐赠者,其给出的建议是耐心对待资金使用规划,按实际需求分配资金,避免盲目快速执行造成的资源浪费,甚至对紧急响应阶段工作造成干扰。大额捐赠应“尊重灾害响应与管理领域各阶段实际需求,按照紧急响应——灾后恢复与重建——减防灾与备灾规划资金投入计划。尤其当舆论热点过后,灾后恢复与重建更需要资金投入的支持”。

网站编辑: